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悟00000空

  来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北京时间11月7日凌晨,在冰岛雷克雅未克举行的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以下简称S11)正式落下帷幕,来自LPL赛区的EDG战队最终不负期待,以3比2的成绩击败来自LCK赛区的劲敌DK,成功夺得S11的冠军宝座。

  这是中国电子竞技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如果这一段的专用名词你不知道,没有关系,后文会解释,简单来讲就是一个全球性的电子游戏比赛总决赛,中国队力克韩国队,反超夺冠。

  当晚,全国有4.8亿人在线观看。中国队获得冠军后,央视新闻第一时间发贺电,各地电竞迷举行了疯狂的庆祝活动,集会游行,甚至裸奔,包括一些女电竞迷。其火爆程度不亚于国足当年在世界杯的出线。

  

  名词解释

  《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简称LOL)是由美国拳头游戏公司(Riot Games)开发、中国内地由腾讯公司代理运营的英雄对战MOBA竞技网游。游戏里拥有数百个个性英雄,并拥有排位系统、符文系统等特色养成系统。

  MOBA是英文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的缩写,中文翻译为多人在线战斗竞技游戏,又被称为ARTS(Action Real-Time Strategy),动作实时战略游戏。

  《英雄联盟》致力于推动全球电子竞技的发展,除了联动各赛区发展职业联赛、打造电竞体系之外,每年还会举办“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英雄联盟全明星赛”三大世界级赛事,形成了独有的电子竞技文化。

  LPL是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eague of Legends Pro League)的简称,也泛指英雄联盟中国赛区;LCK泛指韩国赛区;LMS泛指中国港澳台赛区、LCS泛指北美赛区;LEC泛指欧洲赛区。

  EDG是EDward Gaming的缩写,是一家电子竞技俱乐部,于2013年9月13日成立。旗下拥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分部。这届S11,中国赛区共四支队伍入选,而进入四强的其他三支战队全部来自LCK赛区。

  2019年9月17日,拳头游戏公司值《英雄联盟》十周年之际发布了其全新的LOGO,并公布每一天全世界都有超过800万玩家同时在线,这意味着英雄联盟依然是全球玩家数最大的电脑游戏。英雄联盟全球用户在2017年突破1亿,2021年英雄联盟每月玩家总数达1.15亿。

  

  游戏,自古有之

  有不少上了点年纪的人表示看不懂EDG夺冠引发的狂热。有个段子教大家如何在周末的朋友圈鉴别年龄,周日凌晨发“EDG!”、上午没有动静的是年轻人;周日早上发雪景,然后发EDG,这是中年人;周日持续发雪景并配以“瑞雪兆丰年”等诗词的是老年人。

  实际上,电竞网游就其性质来讲并不是什么新东西,它的两大要素,游戏与比赛,都是人类历史由来已久的东西。游戏的英文是game,和竞技比赛、博弈是同一个词。

  自古以来游戏就是人类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是以前科技不发达,没有电子游戏、网络游戏这些虚拟的游戏,只有现实世界的游戏,比如体育运动。

  人类历史上,军事文化和体育运动的发展交互助推。战争时期,人们打仗,就是真实世界的英雄联盟;和平时期,体育运动取代战争,特别是工业社会后,人们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体育运动迅猛发展。

  有人的参与,基本上就是体育运动,不是体力就是脑力,比如赛马;没有人参与,属于非体育运动类游戏,比如斗鸡、斗蟋蟀。

  还有没有动物参与的非体育运动类游戏。有一种游戏比赛,两个不同颜色的塑料球,各代表一个战队,从一个蜿蜒曲折的长长的障碍滑道上滚下来,看哪个先滚到终点。

  比赛也是很隆重的,有专业讲解员,像讲解F1方程式赛车那样讲解两颗塑料球你死我活的竞争。看着看着你会发现,那种惊心动魄和现场看F1赛事没有多大区别。

  这些都是现实世界中的真实的游戏。后来人类发明了电脑,于是出现了电子游戏,后来又有了互联网,就有了网游。游戏虚拟化了。

  最近很火的一个概念叫元宇宙(metaverse),是元(meta)和宇宙(universe)两个词的合成词。脸书(Facebook)改名为Meta的那天,中国的游戏股全线大涨,让人想起20多年前美国互联网泡沫的时候,只要把公司名称前面加上一个“e”或者后面加上一个“.com”,股价就猛涨。正如人类每一次科技的发展都会被用来拓展游戏一样,人类每一次科技的发展也都会被用来滋养泡沫。

  元宇宙一词诞生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作者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描绘了两个未来世界,一个是21世纪初期的美国洛杉矶的真实物理世界,一个是虚拟现实世界,人们以数字化身的形式存在的“超元域”。人们在这两个平行的世界里演绎着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这是斯蒂芬森最重要的科幻作品之一,面世后引发汹涌的赛伯朋克阅读风潮。他的有些表达乍一看让人打一激灵。比如他认为毒品、病毒(包括电脑病毒)、宗教三者其实没有区别,是三位一体的。中文译者郭泽水平很高,翻译得天衣无缝,惟妙惟肖,几乎以为是中文原作,而不是译作(鄙人希望结识这位译者,如有读者认识请帮我牵线搭桥)。

  元宇宙的思想源头是美国数学家、计算机专家、圣地亚哥州立大学教授弗诺·文奇(Vernor Steffen Vinge),他在其1981年出版的小说《真名实姓》(True Names)中,创造性地构思了一个通过脑机接口进入并获得感官体验的虚拟世界。

  从时空性来看,元宇宙是一个空间维度上虚拟而时间维度上真实的数字世界;

  从真实性来看,元宇宙中既有现实世界的数字化复制物,也有虚拟世界的创造物;

  从独立性来看,元宇宙是一个与外部真实世界既紧密相连,又高度独立的平行空间;

  从连接性来看,元宇宙是一个把网络、硬件终端和用户囊括进来的一个永续的、广覆盖的虚拟现实系统。

  近年来芯片、网络通信、虚拟现实、游戏引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发展和融合使得元宇宙成为可能。虚拟世界与物理世界真假交互,真假沉浸,真假难分。真正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电影《头号玩家》多多少少演绎了游戏进入元宇宙时代的情形。当然除了游戏之外,元宇宙将进入社交、学习、工作、购物、运动等各种场景,一个无限接近真实的平行数字世界正在诞生。

  如果我们快放人类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到这个趋势也是相当明显的。语言的诞生使得智人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进行大规模且灵活合作的物种,最终打败所有其他人种,成为现代人的祖先。语言的出现也使得智人拥有了创造、相信、传播虚构事物和故事的能力,这些虚拟的东西赋予人类以存在的意义,而这些意义对于人类的生存至关重要,人就是不断追求意义的物种,哪怕是在远古时代。

  诗歌、小说、戏曲等的出现丰富了人类的虚拟世界,后来又出现了广播、电视,再后来又出现了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我们关注物理世界的时间越来越少,关注虚拟世界的时间越来越多。人类世界的虚拟化进程越来越快。

  拿社交这个场景来讲,我们越来越不认识住在对门的邻居,见面几乎从不交流,但是我们和世界另一头的网友、微信群群友相谈甚欢。物理世界有时成了虚拟世界的障碍,网友线下见面是很尴尬甚至危险的事情,不如不见,这样的情谊可以在虚拟世界得到延续。对不少网友来讲,虚拟世界已经比物理世界更重要了。

  终有一天,对大部分人来讲,虚拟世界都比物理世界更重要,到那时人类就真正进入元宇宙时代了。

  如果宽泛一点来讲,虚拟现实游戏也不是电脑出现后才有的,电脑的出现只是把对现实的虚拟电子化了。

  《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今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说:“几千年来,亿万人都在虚拟现实的游戏中寻找意义。只不过在过去,我们称之为‘宗教’。说白了,宗教不就是千万人共同参与的一场大型虚拟现实游戏吗?”

  宗教的律法都是人类想象出来的,没有自然法则要求我们反复念诵祷告词。“终其一生,穆斯林和基督徒都在他们最喜欢的虚拟现实游戏中不断试图积累分值。每天祷告能加分,忘了祈祷则扣分。最后分数够高就能升级(即死后升入天堂)。”

  总之,电竞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不过是有史以来一直存在的游戏在当今世界的新体现而已。

  

  不管从社会经济、还是个人收入来讲,电竞都没有毛病

  既然如此,为什么电竞让中年人、老年人总觉得有点奇怪呢?总觉得哪里不对。如果你是50岁上下的中年人,你对电竞的感觉可能和你的父亲在你小时候对足球的感觉差不多,而你的爷爷可能根本不知道足球是什么。

  和足球一样,电竞也是一个产业。和所有赛事一样,电竞赛事的商业价值取决于赞助收入和版权收入。

  英雄联盟2020夏季赛季后赛12个赛区的数据统计显示,62个赛事赞助商中,LPL赛区赞助商数量从2016年的6家增加至2020年的14家。

  同时,赞助金额也有上涨趋势。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的耐克,在2019年2月以4年2.4亿元的赞助价格成为LPL赛区独家服装合作伙伴。

  除了赞助收入外,版权收入也是英雄联盟赛事商业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B站以8亿元的价格拿下了英雄联盟S赛2020-2022年的独家直播,刷新了电竞赛事版权的价值纪录。今年4月,虎牙直播以20.13亿元获得了2021年-2025年五年间英雄联盟发展联赛(LDL)以及LPL全明星周末的独家直播版权。

  这样的商业价值吸引了很多投资方。在LPL,李宁、京东分别收购Snake、QG的英雄联盟分部,开启了资本入局俱乐部的热潮。滔搏运动(百丽)、哔哩哔哩、TT语音、 苏宁、趣加、华硕等纷纷跟进。

  这次夺冠的EDG俱乐部,背后的老板是朱一航(Edward),EDG是Edward Gaming的缩写。朱一航是合生创展集团的创始人、原董事会主席朱孟依的长子。

  朱一航于2013年创办EDG电子竞技俱乐部,随后通过旗下的超竞集团持续深耕电竞教育、主题产业园、泛娱乐板块等领域。2017年6月,超竞集团与腾讯电竞达成战略合作,在未来5年内,在全国打造不少于10个泛娱乐电竞产业园。

  今年1月, “上海国际新文创电竞中心”项目正式开工,将于2024年竣工,建成后将成为全球电竞产业单一投资最大的项目之一,EDG的新基地也将落户于此。

  朱一航的“电竞+泛娱乐+地产”的模式比单纯投资电竞俱乐部的模式似乎更复杂、先进一些,地产是永远的主题,随着时间的推移,承载各个阶段的不同热点续命发展。

  这次赛前,朱一航发话,如果夺冠,战队每个队员奖励一套房子。

  去年,韩国战队DWG夺冠后,获得了韩国汽车制造巨头起亚的大额赞助。

  所以呢,不管是从社会经济、还是个人收入来讲,电竞都没有毛病。

  

  一生在虚拟世界度过,这样的人生对不对?

  如果这样分析之后,你和你的父亲还是觉得哪里不对,看着EDG战队队员们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总觉得哪里不对,那么有两种可能。

  一是,潜意识里你觉得生命不应该这样消耗,人生不应该在子虚乌有的世界里度过,哪怕这个虚拟的游戏的结果是真实的,比如得到了房子、奖金,更得到了荣誉,世界冠军,为国争光,央视第一时间发贺电,比男足不知强了多少倍。

  生命在虚拟的游戏中度过,到底对不对呢?其实没有什么不对的,目前为止,整部人类历史就是寻找虚拟意义的历史。正如前文所提到的那样,宗教就是千万人共同参与的一场大型虚拟现实游戏。

  几千年来,三大宗教垄断了世界宗教市场,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随着科学的发展,宗教市场终于迎来了新秀。2015年,硅谷工程师创立了一个名为“未来之路”的宗教,把人工智能机器人奉为“神”。此前俄勒冈州立大学物理学毕业生还创办了一个“飞天拉面教”,等等。当然邪教不算,邪教不是宗教组织,是犯罪组织。

  这些新宗教都是人类在宗教多元化方面的努力。不过总体来讲,在公元1500年科学革命之后,宗教的影响力急剧下降。

  如果你不觉得宗教有什么毛病,那么也就不应该觉得电竞有什么毛病。

  还有一点,尤瓦尔·赫拉利预言,将来技术会让大部分人变得百无一用,会出现一个庞大的无用阶级。他们不需要工作,社会可以养活他们,物质财富已经极大化了;他们也没有能力工作,因为他们能做的没有什么不是机器人不能做的,而机器人显然比他们效率高得多,而且好管得多,机器人不会组织工会,不会罢工。

  那么这个无用阶级如何度过一生呢?这是一个很严肃的社会问题。游戏似乎是唯一的答案,不管是最古老的宗教,还是不太古老的体育运动,还是最新近的电竞,还是将来的元宇宙。

  完美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上祈祷(当然,根据不同的宗教,祈祷的时间和次数不同),用完早餐出发去打一场高尔夫球,用完午餐午觉,午觉后下一盘围棋,然后打德州扑克,然后晚餐,晚餐后英雄联盟。

  各人根据喜好安排一天的游戏,现实的、虚拟的、体育运动类的和非体育运动类的,组合搭配起来。建议不要全部选择虚拟的和非体育运动类的,人需要锻炼身体。再怎么元宇宙,人还是一副骨肉架子加一袋生化物质。当然也可以选择全部是虚拟的和非体育运动类的,然后专门安排时间健身。

  中国人的安排中,宗教这个“游戏”的时间可能会比西方人少一点,中国人是最实际、最智慧的,耶稣、安拉、释迦牟尼都忽悠不了我们。我们是实用主义者,谁管用就信谁,信谁只是因为他管用。这次管用,下一次可能不管用,所以不能保证永远信。中国人信多神教,我们甚至还有灶神,多多益善。

  

  谁来拯救人类?

  如果这样讲了之后,你还不觉得向往,还是觉得哪里不对,那么应该是第二种可能,潜意识里你在担心整个人类的命运。

  如果年轻人都去电竞了,那么外星人打过来怎么办?全球气温变暖怎么办?机器人造反怎么办?核武器失控怎么办?

  恭喜你,你在担心世界首富马斯克等人担心的问题。

  马斯克从小很喜欢打电子游戏,12岁时还自己开发了一款名为“爆破”(Blastar)的游戏,主题是太空正邪之战,英雄拯救人类。他还和几个表兄弟们准备开一个游戏室,地方都找好了,租约都签好了,但是审核时,未成年人需要他们的父母签字,而他们的父母又不愿签字,所以最后只得作罢。

  十四岁左右的时候,像很多天才少年一样,马斯克开始思考人生终极问题,我是谁?从哪来?去哪里?他看了很多宗教、哲学、意识形态等方面的书,做了全面深入的研究。

  有意思的是,他最后没有选择其中任何一种,而是多多少少回到原地:漫画和科幻。道格拉斯·亚当斯(Douglas Adams)的《银河系漫游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对马斯克的三观形成影响至深。他最终得出结论:人生的意义在于提升人类意识的广度和高度,此生唯一值得做的事情就是努力提高人类的集体启蒙。他从此立志成为拯救人类、延续人类的英雄,让人类成为跨星际物种并得到永生。

  大学里的马斯克有时还会没日没夜地打游戏。他曾考虑过进入电子游戏行业,但是他觉得这个追求不够宏大。他说:“我真的很喜欢电子游戏,但即使我做出了很出色的电子游戏,这又会给世界带来多大影响呢?这不会对世界产生多大的影响。虽然我发自内心热爱游戏,但我不会把它当作我的事业。”

  在创办了两家互联网服务公司并卖掉后,马斯克忙着去造太阳能板、电动汽车、火箭飞船,以解决地球气候恶化的问题,并在火星上建设一个人类基地,为移居火星做好准备。

  马斯克觉得现在人类把最优秀的人才用在金融、法律领域,真的是太浪费了,实业才能救人类啊。去年六月,在一档电台节目中,马斯克埋怨金融业抢走太多人才,指责巴菲特为年轻人做了错误示范。

  可怜的巴菲特躺枪,他的真正错误可能在于他一直不看好特斯拉。在马斯克看来,巴菲特在特斯拉几次面临灭顶之灾、他的拯救人类计划遭遇重挫的时候“袖手旁观,落https://www.qwh168.com/井下石”。

  总之,有马斯克等最聪明、最努力、最富有、最有影响力的人为整个人类操心,我们普通人就不必太担心人类的命运了。只要不给人类添乱,就是好样的。各种游戏,了解一下。

  

  中国电竞行业的发展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和棋艺、足球、篮球并列。当时,中国刚接入互联网不到10年,遍地开花的网吧成了电竞最早、也是门槛最低的参与场所。这里鱼龙混杂,不过也让不少“游戏高手”崭露头角。

  2004年,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CEG)举办,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的支持。但开赛不到半个月,《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出台,要求电视台停播电竞节目,将电子竞技行业打入了谷底。

https://www.qwh168.com/

  那时职业电竞选手很少,因为要训练成为一个电竞职业选手,往往意味着放弃一部分学业,而父母不认为值得这样做,他们不认为电竞是个职业,比踢足球、篮球更不是一个职业。

  2007年,电竞作为亚洲奥运会比赛项目在中国澳门第一次举行,正式拉开了在亚奥理事会框架下全亚洲的电竞运动交流。

  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号正式体育竞赛项目。

  2018年,连同英雄联盟在内的六款电子游戏首次被选入雅加达亚运会的表演赛项目中。2021年11月5日,杭州亚组委公布了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小项设置,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和平精英(亚运版)、炉石传说、刀塔2、梦三国2、街霸5和FIFA Online 4等8个项目入选。

  2021年6月,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关于印发《“十四五”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的通知。提出要促进电子竞技与游戏游艺行业融合发展。

  有位名为“深圳房哥”的群友建议,为了促进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以后多出像EDG那样为国争光的战队,应该鼓励开办电竞补习班。

  

  拥抱它,控制它,通过拥抱控制它

  从初期上星的网络游戏视听节目被下架,再到“网瘾”污名化,中国电竞发展二十年中经历了许多波折,最终被写进国家发展规划,说明国家在权衡电竞的利与弊后选择拥抱它、控制它,通过拥抱控制它。

  当年里根总统遇刺,有人向他提议禁枪,他说了一句名言:“枪不杀人,是人杀人。”枪只是工具,电游也只是工具(或玩具),看你怎么用、怎么玩。

  某种意义上,电游之对于现代社会就像电一样,是一种基础设施。每年都有不少人触电身亡,但是没有人提出要彻底停止电的使用。如果完全禁电,这个社会就乱套了(当然,最近因为种种原因限电是另一回事)。

  电游也是一样,彻底禁止是不现实的,正确的解决办法,一是加强对电游企业的监管,二是加强对大众防瘾治瘾的教育。

  在这两个方面,腾讯、网易、完美世界等公司都十分配合,甚至有点太配合了。我的小侄子又在抱怨腾讯的人工智能太强了,不知怎么又一次识别出他是未成年人,不让他登录他爸爸的账号。之前他妈妈的账号已经被识破,又得注册个新号给他用了。

  作者:曾在复旦学习、任教9年;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供职20年。微信个人公众号:悟00000空。

  「 图片 | 视觉中国 」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作者 adminqw17